1. 首页
  2. 文章
  3. 幼儿园虐童事件:感谢云中雾里的真相,像鞭子抽着家长焦虑地疯跑着想变强大

幼儿园虐童事件:感谢云中雾里的真相,像鞭子抽着家长焦虑地疯跑着想变强大

2018-04-26 15:39 来源: 苏慕网 点击:2279

现在的家长内心是惶恐的,感觉“家长”这个名头是真的不好当,似乎要懂教育会带孩子,要懂赚钱能全家生活无忧,要懂法律会打官司,要懂官场要看得懂眼色,还要要懂世道会审时度势……否则保不齐哪天就家破人亡,还被人笑话没本事又没眼色的。

 

红黄蓝事件看上去已经要盖棺论断了,只不过时间也隔得不算短,家长想要看的视频照样没有看着,说是硬盘坏了。

好不凑巧,1128日,河北沧州的一家红黄蓝幼儿园也出现了针扎虐童事件,同样,园方发表致歉信中说:“对幼儿园监控系统进行全面升级,确保做到无死角不间断实时监控。”很显然,估计这家幼儿园的监控也是坏了的。

有人笑说,全中国的硬盘,只有陈冠希的那个才修的好。

 

这些年幼儿园的虐童事件层出不穷,但终归是刮了一阵风就过去了。除了自律和加强对自己孩子的保护之外,几乎没有获得任何的政策支持。

红黄蓝的加盟幼儿园爆出虐童事件不止一两次,而这次事件之所以沸沸扬扬,无非是涉及到了可能的性侵害——国人对于性总归是觉得有些压抑与可耻的,而打打骂骂孩子却似乎更加稀松平常。于是,他们本能的力量里有更多的理由因此而掀起腥风血雨,而脚踹扇耳光之类的“平常虐待”,就变得更容易清淡风清地过去了。

 家长惶恐.jpg

可是即使如此,这次的事件中,当性侵疑云开始拨开云雾,尘埃落定的势头几乎是更加势不可挡,估计渐渐地崩个屁的声音都要没有了。其实说实话,这是在多少人的预料之内,不是想来如此么,除了国人在被压迫惨了彻底闹了革命之外,少有不见血就能成事的,多半是秋风扫落叶,看上去阵势惊人,实质上什么都没扫出来——要是下了雨不定还能长几朵蘑菇,它是风过就无痕了。

 

昨天,某个红黄蓝的群里有人捧这个校长的脚:中国人就是喜欢阴谋论,不相信ZF就爱听流言蜚语。

我信那校长是真的好的,交流不算少,他的用心尽力有目共睹,他和爱人最近估计也经受了绝大的压力。人群败类,算是伤及了无辜。但是就这句话来说,难有几个家长会认同自己的焦虑是因为想搞阴谋论。

 

几天前,我看到警方说,逮捕了个散布谣言的人,忍不住落了泪。

心想,幸好幸好,事情真没有想象中的不堪,那些孩子没有受到无法言喻的性侵伤害。这么小的孩子的逻辑表达是不行的,常常分不清现实和想象,或许一切都是误会吧。那么真的是太好了,这些孩子说不定还可以继续无忧无虑地生活着吧。

但是几天来,家长们眼巴巴地指望着,并没有得到他们想看到的证据和答案。有些自说自话云里雾里的结论给了父母,想要家长买单,也要看人认不认呢。

 

没有几个人真的是暗戳戳地唯恐天下不乱,人们只是想看到让人信服和安心的答案。

告诉你说——你看,这世道,终究是安全的;这生活,终究是可控的;这天眼,终究是睁的。

归根结底,父母也不过是求一个普天之下的安全感而已——在信息透明到足够让人信服之前,不如善意地给父母群体多一些慌乱的时间。

 

只求我有十八般武艺与金刚不败之身

 

当一回家长,不但练就强大的内心,还学会了十八般武艺。

突然觉得,育儿焦虑如此严重,还真别全怪在应试教育的教育体质头上——好歹科举制度一千多年来,算是举国上下最公平的东西。

再换个角度想想,信息的闭塞和问题处理的乏力造成的恐慌是很巨大的——若你只是个没丁点发言权的小老百姓,孩子万一出了点什么事儿,也只能让人挫圆捏扁,保不准哪天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——不是说基层劳动人员价值低,而是身处低位,也得看得到充足的生存安全保障。

 心灵的音符.jpg

有一个笑话。

那时候我还在读大学,有个教授白白胖胖、带个眼镜,总是笑嘻嘻的,说一些俏皮话。

那天他说,我现在特别怕体检,就怕检查出什么不治之症,不是怕死,是不能死。我死了以后,我老婆怎么带孩子,我孩子怎么生活。不行啊,我不能死。

说到最后,他嘴角是笑的,眼睛里我看到一点泪光。所以教授这段话,我就一直记在脑子里。

 

等我生了孩子,我才真明白那是怎么一种如何的感受。生命的延续几乎是烙在每个灵魂里的职责,当生命延续下来,用生命去呵护他就是每个父母的本能。

没有什么伤害比伤害我们的孩子更让我们心痛与愤怒,更会激发我们去做一些“不够理智”的行为。推荐阅读《你做的一切可能都在让TA隔离对孩子的感情》。

 

家长对于“不能更好地讲孩子养大”的恐惧是巨大的。所有父母在体验着这些的时候都会感到万般焦虑。

更好地工作,赚更多的钱,所以让孩子能上一所更靠谱的幼儿园,再上面是更靠谱的小学,再上面的是更靠谱的中学,最终,让孩子可以拥有一个更安全可控的人生——因为通俗意义上,更强大的人,才能拥有更多的公平和选择的权力。

所以在社会带来的巨大的焦虑不安中,家长们除了督促孩子通过“科考”这条更公平公正又可控的道路去掌握人生和命运外,怎么做会更好一点呢?

他们如此苛刻,未必是真的为了自己的风光脸面、孩子的荣华富贵,更多的,无法是想让孩子生活得更“安全”。

 

有时候,社会环境必须为父母群体的焦虑心理状态付一定的责任。一味地说,父母如此焦虑不过是自身的人格问题,原生家庭环境中未处理事项的问题,无非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我们提供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坏境,让孩子发生出完善的人格和更好的生命力;同样,若让一个成人在一个社会中展现出某种特质,也需要提供给这种特质适合它的生存环境。

而更健全的法制,更透明的信息,更覆盖的保障,都能成为淡定坦然的人格特质的生长环境。

 

完成一个家族的传承,是我们的使命。

实现家族的荣耀,是我们的使命。

为了这些,我们用尽毕生气力。

 

远低于国际比例的、供需极度不匹配的0-3岁托班

 

之前有一篇文章题目大致叫《有一种无助,叫没人帮你带孩子》,多少妈妈感同身受。要上班,要赚钱,要给孩子做榜样。但是按照这个要求做“合格妈妈”,这孩子到底是生还是不生的好。

 幼教行业.jpg

记得有一次,二宝六个月,而我回到工作岗位不久。

爷爷奶奶来我家说好帮我带两周孩子,一天不差,正好那周周四要回去。

不巧我周末要出差两天,外婆术后体检还未完成,我就央求婆婆多带一天,不料惨遭拒绝。说的也是很有道理的,他们没有带孩子的义务,家里有事,那天是必须要回去的。

爷爷说:“我们当年,也是没有老人带孩子,你们怎么就不能自己解决?”

有时候,当没有人帮你带孩子的时候,那种心酸和无助,你会觉得自己是一匹独自站在旷野里,守着一窝小狼的母狼,悲壮让人想哭。

 

我们这些出生在八十年代的家长在出生的时候,若父母是在国有企业工作,那生存条件真是大好的。

国家的支持让父母即使没有老人的帮助,也能带活孩子。

那年代的国企不少都设有托儿所,安排了保育员。父母上班的时候,就把出生几个月哪怕几周的孩子放到托儿所里,下班的时候再带回家自己养育。

虽然我们多是强调孩子多大之内要给予更多拥抱,给予更好的陪伴,但是现实之下,没有最好的选择,我们至少可以选择我们可以承受的。

而现在,全国上下能找出几家有托儿所的企业——难得听闻一个携程亲子园,也是挂了彩的,并且似乎还不得不取消后续的办学资质。

 

所以目前的父亲母亲们,面临的生存困境一点不少——经济压力这么大,纵然有些家庭的男子能在几年内抗下家里妻儿的吃销用度,但是有更多家庭中的男性在面对经济问题时却是无力的,面临着要么妻子上班,要么全家饿死的窘境。

 

据权威部门统计,全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.1%,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%的比例。“入托无门”成为很多0岁到3岁幼儿家长的心病。

入托难,已成为各地面临的共性问题。据上海市妇联2017年初的调查,88%的上海户籍家庭需要托育服务,上海有超过10万的2岁儿童需要托育服务,而上海市集办系统与民办系统合计招收幼儿数仅为1.4万名。

 

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菊华说:“过去独生子女政策在一段时期里降低了托儿需求,使托儿所的消失暂时没有呈现出太大影响,但如今随着二孩政策的实施和家庭结构的改变,我国的托育难题急剧显现出来。”

 

面对规模极其有限的托育市场,家长们的选择充满无奈。多位家长反映,少数具有办学许可的民办托儿所,硬件一般,名额却长期供不应求;一些在工商部门以“教育咨询”名义注册的早教机构,实际是违规从事婴幼儿日托服务,随时有关门风险;而家庭作坊式的托育点,卫生、消防等方面可能存在安全隐患,威胁到孩子人身安全。

 

现在,私立机构的托班招生也是让人忧愁的,没有教育部门的支撑,仅仅作为一个盈利性企业,加之层出不穷的虐童事件、低龄到说不清话的孩子,父母群体担心在这样的机构中孩子可能会有的遭遇。

 

学费昂贵的机构,高学历高能力的老师也是有——但是普通劳苦家庭,哪付的起一个月万把块的托班费?

 

苦逼又廉价的幼儿园老师、被忽视的社会与经济价值

 

目前全国范围内,幼儿园老师的工资普遍不高,而责任却是非常重大。

面对一群理解能力、表达能力、生活自理能力、合作能力都欠佳的小孩,一样普通人最稀松平常的拉屎撒尿工作都可以变得非常繁重。

我设想了一下,家里来了十几个孩子,但是却只有我和外公外婆应对的场景——毛骨悚然。某天我独自带了两个孩子24个小时,仅仅这24小时,他们就拆了纱窗、砸了台灯、还把饼干拧成碎末兴奋地说“下雪了”。

想想看,若是能搞定那么多孩子的同时,还能实现一定的教育目的,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这绝对不意味着巨大的劳动量、同时也意味着很高的技术性。

 

中国古话说,“三岁看到老”。心理教育指导师学家艾瑞克·伯恩TA理论中说,一个人在七岁以前就基本撰写完了他的人生脚本。可见学龄前的时间,对于孩子来说,奠定了他们一生的人生基调。

但是这份灵魂的事业,却并没有得到社会的认可。

平均来看,国内幼师的薪水有些难看,最低地区不过两三千,上海深圳也不过就五六千而已(当然撇去一些贵族学校之类)。这样的薪资水平很难激励专业人才的发展。

 

按照2013年教育部印发的《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(暂行)》,全日制幼儿园的教职工与幼儿的比例需达1:51:7

而数据显示,2016年我国幼儿园教职工为381.8万人,师生比约为1:12,若要达到1:7的目标,需新增幼教职工248.8万人,中国幼儿园的教职工配备标准离要求仍相差甚远。

 

据中国之声《全球华语广播网》报道,二孩政策的放开将对学前教育领域影响深远。相关研究显示,从2019年开始,我国学前教育阶段在园幼儿数量将出现大幅度增加,持续到2021年达到最大值。

数据表明,2021年当年学前教育阶段的适龄幼儿将增加1500万人左右,幼儿园预计缺口近11万所,幼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。

“正因为专业幼师资源稀缺,不少幼儿园在招聘老师入职时把关不严,一些不具备幼师专业资质的社会人员进入了幼儿园。”济南历下区锦屏幼儿园园长许文娜表示。他说,不少人是抱着反正是找份工作的态度进的幼儿园,没有经过专业的学习和培训。

 

留不住人才,培养不了人才,是目前的幼师现状。根据教育部年度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全国幼儿园教职工381万人,其中园长、专任教师250万,在这些幼师中,学历主要集中在专科水平,占总数的56.37%,有22.4%的教师只有高中及以下文凭。此外,73%教师未定职级。

 

就算事实如此无奈,我们还想做一些会有些帮助的事情

 

曾几何时,我也是非常方案整天在盯着手机看幼儿园监控的家长,觉得这降低工作效率、影响日常生活、干预学校教学、吹毛求疵的做法实在无聊。

但随着生为人母,孩子逐渐长大,慢慢也能体会这些家长的感受。总盯着视频是不可取,但是至少我们该拥有查看视频的权利,总归希望这种“硬盘”坏了,小概率变成大概率事件的情况仅少发生。

那面对当下,除了声嘶力竭又满怀情感地呐喊,期待“上面”的力量完善法律、透明监督、公正公开之外,我们能做的有什么,。

一、完善家委会监督制度。实现有度、有序、及时的监督方式,不是事后追究,而是事前预防。如,每周一次家委会委员代表查看幼儿园视频等;

二、建立维权渠道和机构。成立校级家委会,聘请法律顾问,寻求更法制有力的保障方式;

三、督促幼儿园公开教师就职资格,确保老师教学水平,张贴看护人职责、幼儿园保育职责;

四、教会孩子保护自己的方法,“你可以有秘密,但是这样的事情就不能够是秘密,你必须告诉妈妈,并且对他们说不”。

五、如上所述,做一个强大到可以捍卫孩子的家长。

 

愿幼教行业更加健全、法律更完善、教师广受爱戴。

家庭教育需要淡定 ,也愿普天下的家长无须像没有伞的孩子这般奋力奔跑。

 

以上就是关于【幼儿园虐童事件:感谢云中雾里的真相,像鞭子抽着家长焦虑地疯跑着想变强大】的详细讲解,本文由家庭教育官网(www.sumu2018.com)提供的观点,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家庭教育与亲子教育的相关文章,请继续查看【苏慕家庭教育咨询机构】的其他文章,请关注苏慕家庭教育官网。

联系方式31.jpg

热门文章 / Hot Article
如何解决孩子考试焦虑紧张的问题?
什么样的夫妻关系,就会养出什么样的孩子!...
“各司其职很公平,赚钱归我,家务归你。”...
如何注重家庭教育
一起探讨当今“家庭教育中存在的问题”
相关标签 / Relevant Tags
 
QQ在线咨询